内蒙古快三200期走势图|内蒙古快三开奖历史记录
首頁湖區概況湖區產品湖區文化湖區旅游湖區一瞥荷花展廳咨詢建議
首頁>>湖區來風
             ·山東省南大門:統馭泇河之重鎮---韓莊 [2018年06月28日]
 
 

點擊播放

  
   本網06月28日訊:
韓莊本來是一個只有幾十戶人家名不見經傳的自然村落——韓家莊。明洪武年間發大水,韓氏從留城附近遷到這個地方居住,也就是有30-40戶人家,稱為韓家莊。她能夠從一個自然村落成長為一方重鎮,主要受益于京杭運河的改道—泇運河的開挖。

  京杭運河之泇運河長二百六十里,它自夏鎮南三孔橋向東,過寨子、西灣(今西萬)、彭口閘轉東南穿郗山至韓莊,折向東經臺兒莊轉東南至邳縣直河口,是我國明代最有成就的水利航運工程。清代治河專家、尚書銜河道總督靳輔評價說:“有明一代治河,莫善于泇河之績”(清·陸耀《山東運河備覽》)。

   泇河的開鑿使京杭運河漕運走上了鼎盛,然而,開挖泇河并非一帆風順,其間充滿了矛盾和斗爭,經歷了一場波瀾壯闊的爭論,這便是歷史上的“泇河之議”(《明史·卷八十七·志第六十三·河渠五》)。

  “泇河之議” 持續三十年之久,是明代圍繞如何解決黃河害運問題而展開的一場跌宕起伏、蜿蜒曲折的大爭論和宮廷爭斗。從隆慶三年(公元1569年)開始提議開泇,到萬歷三十二年(公元1604年)開成通航,歷經兩代皇帝,參與的歷史人物多達30余位,他們中有位高權重的尚書、恪盡職守的漕河大吏、也有經驗豐富的基層小吏。圍繞著如何解決黃河河患問題,出現了主黃派、主泇派和中間派三系力量。主黃派堅持以黃河作為運道,通過治理黃河來解決河患問題;主泇派認為黃河短期內無法治理好,漕運一日不可中斷,必須另辟運道、開挖泇河,使漕運擺脫黃河的制約,才能確保漕運無誤。而作為最高統治者的皇帝,受各種力量的影響,在“泇河之議”中猶豫不決,造成在開泇問題上眾說紛紜、反反復復。

  1593年,徐沛漁滕諸郡邑雨潦大作,潰漕堤近200里。總河舒應龍避 “開泇河的爭論”,以泄水之名在微山湖東韓莊開支渠,史稱韓莊支渠,引彭河通泇泄昭陽湖及魚臺等縣積水。舒應龍不提開泇而說宣泄決口積水,而實開泇河,因此歷史上稱他為“首開泇河”。舒應龍被稱為 “開泇三公”之首。

  舒應龍的智慧舉措使得泇河開鑿成為現實。1600年,總河尚書劉東星主持將韓莊支渠河槽加寬加深,并于韓莊向北在湖東開河四十五里以便纖挽船只,免湖中行船漂沉之風險。同時在韓莊東的河槽上分別建德勝、萬年草閘和巨梁石閘。1604年正月,工部右侍郎李化龍上疏開泇河的“六善”、“二不疑”。六善的中心是避黃保運,河道總督曹時聘極力支持。當年李化龍主持開泇河,自夏鎮南李家口(今三孔橋)向東,經種口轉東南郗山、至韓莊折向東,經臺兒莊、轉東南至邳縣直河口入黃河奪淮之運道,長二百六十里,統稱泇河。當年八月修成,糧船由泇者三分之二。次年二月,曹時聘繼續掃尾工程,三月竣工,五月全線通航。

  泇河開通后,南來航船由邳縣直河口入泇河,經臺兒莊-韓莊-李家口入漕運新渠,經夏鎮至南陽入會通河達北京。從此京杭運河暢通300余年未再有大的改道。更為重要的是:泇河之開,微山、郗山、呂孟、張莊、武家諸湖始連,形成微山湖,之后南四湖漸漸融為一體,成為江北大澤;韓莊也華麗轉身為一方重鎮,并因是開泇發軔之地,用實際行動終止了30年之久的“泇河之議”而載入史冊。

  泇運河之開,始議于隆慶總河翁大立,后經傅希摯、舒應龍、劉東星、李化龍和曹時聘諸河臣,歷30余年。為紀念舒應龍、劉東星、李化龍三任河道總督開鑿泇運河之業績,在泇運河萬年閘西村建有三公祠。
韓莊支渠與微山湖的連接處—湖口,乾隆二十九年(1764年)建湖口新閘,既通漕運又調蓄微山湖水位,成了古嶧縣八景之一——湖口觀漁。公元1765年,乾隆帝南巡,過韓莊鎮湖口雙閘,情之所至賦詩一首:
  韓莊實泄微湖水, 籌涸金魚閘建新。 濟運利農期兩益, 每因觸景憶賢臣。

  講到韓莊,有一個地方不得不說,那就是郗山村。
  郗山村,相傳為晉太尉郗鑒筑城處,因郗公墓在村中秀美山坡上而得名,故稱郗山集。按照談遷《北游錄》記載,舊郗山集有3000多人家,而談遷路經韓莊時,當時韓莊還沒有現在規模,約100多人家。當然談遷路經郗山時,因戰爭等原因郗山也衰敗了,但也足以看出郗山曾經的繁華。

   據清道光年間《滕縣志》載:“晉郗鑒墓在郗山西麓,舊有高阜。世傳為鑒墓,碑文為王羲之書。”晉朝詩人曹毗題郗公墓云:“青松羅前隧,翠碑表高墳,玉顏無余映,蕙風有余熏”。現郗公墓址已平,民國年間郗山熱心人士重立的墓碑文革期間也被毀,郗山排灌站西南角還有被毀的兩塊殘碑,可見“郗公鑒”字樣。

   東床快婿的典故就出自郗鑒的軼事。《世說新語》載:“郗太尉在京口,遣門生與王丞相書,求女婿。丞相語郗信:君往東廂,任意選之。門生歸,白郗曰:王家諸郎,亦皆可嘉,聞來覓婿,咸至矜持,唯有一郎,在床上坦腹臥,如不聞。郗公云:正此好。訪之,乃是逸少,因嫁女與焉。”逸少即王羲之,郗公女郗璇之東床快婿。

   郗璇和王羲之育有七子一女,其子女幾乎在書法上都有成就。其中二子王凝之之妻就是晉代著名才女謝道韞。《世說新語》記載:謝安在一個雪天和子侄們討論可用何物比喻飛雪。謝安的侄子謝朗說道“撒鹽空中差可擬”,謝道韞則說:“未若柳絮因風起”,因其比喻精妙而受到眾人的稱許。也因為這個著名的故事,她與漢代的班昭、蔡琰等人成為中國古代才女的代表人,而“詠絮之才”也成為后來人稱許有文才的女性的常用詞語,這段事跡亦為《三字經》“蔡文姬,能辨琴。謝道韞,能詠吟。”所提及。紅樓夢中釵黛被譽為“柳絮才”的典故就出自一代才女謝道韞。七子王獻之,以行書和草書聞名后世。在書法史上被譽為“小圣”,與其父并稱為“二王”。

   郗山南麓,原有一座巍峨壯觀的寺廟——古木蘭寺,又稱彌陀寺、彌勒寺,是一處歷史悠久、至今仍未湮沒的文化古跡。彌陀寺建于宋康定二年(1041年),金承安二年(1197年)重修。原為佛寺,朝廷追贈花木蘭為孝烈將軍,為褒揚愛國民族英烈,寺內同時供奉孝烈將軍像,故名“古木蘭寺”。清史學家談遷順泇河晉京途中曾兩次棄舟登岸來此,他在《北游錄》中寫道:“三十里郗山湖,民居減昔十之九,山上木蘭寺,王播題詩處”。

   王播(759年~830年),字明揚,三朝元老,曾兩次出任宰相。據傳:播少時,家境不好,愛好讀書的他在惠昭寺木蘭院借讀。

   寺院有一個規定:一天三餐的吃飯時間都固定在寺僧敲鐘之后。王播自然便隨著開飯的鐘聲來就餐。但時隔不久,事情卻變得離奇起來。一天,日已偏西,王播已是饑腸轆轆,但令人奇怪的是,寺院里此時居然還沒有敲響開飯的鐘聲!等到王播又把書卷溫習了一遍,餓過了頭的王播這時才聽到有鐘聲。王播沖向食堂,然而,食堂的情景卻令他感到寒冷,午飯早就吃過了!播驚疑而羞澀地看向食堂師傅,然而,他們幸災樂禍的神態卻告訴了王播一切。王播默默忍著屈辱的淚水,在寺院墻壁上題寫了一首詩,然后就頭也不回地走了。

  20多年過后,文宗大和年間(827年~835年),王播官場春風得意,路過當年借讀過的寺院,古木蘭寺的僧侶們手忙腳亂起來,把王播當年居住過的地方修葺一新,還把他當年題詩處,撣去浮塵,用碧紗覆蓋起來。王播威嚴地來到這座曾使他奮發的寺院時,發現自己的諷刺詩都受到碧紗籠罩的優待,不由得使他感慨萬千!王播便命人拿來筆墨續其詩:

    二十年前此院游,木蘭花發院新修。而今再到經行處,樹老無花僧白頭。
    上堂已了各西東,慚愧阇黎飯后鐘。二十年來塵撲面,如今始得碧紗籠!

   直到解放后,古木蘭寺正殿、大殿、火神殿、鐘鼓樓、僧舍廂房俱全,墻垣齊整,且有僧人住持。寺院依山而建,大雄寶殿飛檐斗拱,雕梁畫棟,一派金壁輝煌,殿內彩塑有花木蘭像及十大天王法像、關公檀木雕像等中西合璧的雕塑。正子午線上的園拱形寺門上方,石刻有“古木蘭寺”牌匾,院門朱漆銅釘,正對著浩淼的微山湖,遙望著微山島。

   說起郗山渡口,這里又是個創造傳奇的地方。這里有明萬歷年間于泇河上修建的郗山南減水閘,泄沙溝、南常等山洪,更是微湖支隊護送陳毅過微山湖去延安的古渡口。1943年12月的一個夜晚,鐵道游擊隊護送陳毅軍長穿過日寇的鐵路封鎖線來到這里,微湖支隊的指戰員們把陳毅軍長接上郗山老船工殷茂群的渡船,送往微山湖西岸。就是在這只小船上,陳毅軍長寫下“橫越江淮七百里,微山湖色慰征途。魯南峰影嵯峨甚,殘月扁舟入畫圖”的詩篇。

   郗山村還有個習俗,伴隨運河的流淌流傳至今,沒有隨時代的變遷而更改,這就是依然倔強地堅守著的“夜貓子集”。郗山村泇運河河灣處有一片不大的空地,從明朝萬歷年起,不知經過了多少輩人,每天三四點就聚集起十里八鄉的商販,形成一個熙熙攘攘、交易繁盛的集市。行旅的、本村的,周邊村莊的,來這里購買生活用品、土特產品,購物后在各色早點鋪里吃得熱熱乎乎、相互打著招呼,然后開始一天的忙碌。天色放亮,喧鬧的集市散了,連一點痕跡都找不到。因集市興盛,周邊村民給郗山起了個綽號--“小上海”。明清時郗山村被稱為郗山集應源于此,據清代史學家談遷《北游錄》載:“郗山集在運河東,其右即微山湖也。舊三千余家,半殷姓,俱微子后”。本以為這樣的習俗是郗山村獨有的,后來的一次旅行讓我改變了這個觀點。那是去蘇北的運河古鎮——窯灣,我看到了同樣的場景,聽到相似的招呼,更知道了這里也被稱為“小上海”,同樣止于天亮的集市也被當地人稱為“夜貓子集”。恍然間我突然明白,這是大運河帶來的特有文化現象,它體現著南北交融,見證著運河帶來的市場繁榮,更彰顯了運河岸邊人們的淳樸勤勞。

   韓莊鎮還有一個謎一樣的村子—那就是葛虛店村。據說該村遼將蓋蘇文曾建府邸于此,后被剿而府邸成廢墟,此地“蓋”“葛”兩姓均認為是一家(97版《微山縣志》)。

   筆者就感覺與事實不符。所謂的蓋蘇文,其實是淵蓋蘇文,又名淵蓋金(淵姓),是高句麗末期人,我們看電視劇薛仁貴東征里有個人物叫鐵世文,他的原型就是蓋蘇文,當時的戰場在朝鮮半島,“瞞天過海”這個成語就出自這一事件。唐太宗御駕親征,領兵三十萬攻高麗。大軍行至海邊,面對大海茫茫,唐太宗心生悔意,召集大臣,大將張士貴上奏說:“近有一個富豪,居住在海邊,特來接駕,稱三十萬軍糧,由他全部承擔。”太宗一聽大喜隨士貴見富豪,正走著,只見眼前有很多房間,且都用彩幕圍著。富豪特將唐太宗請入一間四壁掛帷幕的屋子。一會兒,忽聽得房屋外面波濤聲似雷霆,太宗大驚,急問身在何處。土貴回答:“此乃臣過海之計,得一風勢,三十萬軍乘船過海,到東岸矣。”我們說,在大唐盛世,高句麗根本沒能力打到我們這一帶,他怎么可能在我們中原大地建有府邸呢?

  有人說是蓋蘇文的后代被俘后,在此建的府邸。筆者感覺可能性也不大。一是蓋蘇文其實就是淵蓋蘇文,姓淵,他的后代因避諱李淵的 “淵”字,改姓 “泉”。二是蓋蘇文的后代的去向在《新唐書》等史書中有明確記載,沒有一個到了微山韓莊這兒。

  再說蓋蘇文即使姓“蓋”,他是外族姓氏,怎么能和漢姓“葛”是一家呢!
  “蓋”“葛”一家的民間說法究竟隱藏著什么秘密呢?原來,“蓋”古音讀gě,而且“蓋”在作姓用時,有一源就讀gě,其他源流還是讀gài。讀gě的這一源是怎么來的呢?春秋時期,齊國大夫王驩受封于蓋(gě)邑(今山東省沂水縣西北),他的后代子孫以封邑為氏,稱為蓋姓。而“葛”姓也確有一源來自王驩后代的蓋姓,原因不僅僅是這兩個字古音相同,進一步研究很有趣味。

  蓋:形聲,從艸,從盍(hé),盍亦聲;葛:形聲,從艸,曷(hé)聲。在作覆蓋用的絲織物這一意義解時古字通假。更有意思的是他們的聲旁“盍”“曷”(hé)在作“何不”解時也古字通假。聲旁古字通假,形旁都是“艸”,且本意相同,所以,我們有理由認為它們在上古時期是同音同意的異體字。這就很好理解“蓋”“葛”一家了,那就是王歡的后代,姓gě,有的寫作“蓋”,有的寫作“葛”了。巧合的是。筆者曾經有個葛姓友人,曾說過“葛”“王”是一家,我想,他家也許王驩一脈。如果是,“蓋”“葛”一家,“葛”“王”一家倒都有了合理答案。據清·宣統《滕縣續志稿》記載,微山縣的驩城,也曾是王驩的食邑,驩城因王驩得名一說。驩城和葛虛店村直線距離不到15公里,這之間是否有什么聯系,不得而知。

  如果說葛虛店是因為古代一蓋姓大將曾經建過大寨而得名的話,歷史上還真有這么一位蓋姓大將在我們這一帶南征北戰打了六年之久,他就是東漢光武帝的虎牙將軍—蓋延。但他在葛虛店建過沒建過大寨軍營淹沒在歷史長河了,葛虛店的秘密還需有志之士繼續研究考證。[ 文/王偉 王學新 關琳  視頻/微山電視臺]

分享到:

 相關鏈接:
  ·15家主流媒體聚焦“濟寧禮饗”優質農產品---走進微山湖     [2018年05月04日]
  ·產業振興微山模式                      [2018年05月18日]
  ·山東一建微山縣驩城鎮晶科水上漂浮光伏電站并網成功 
  ·微山湖旅游展覽亮相2018山東國際旅交會             [2018年05月28日]
  ·山東微山:投放1120尾魚苗 公益訴訟修復微山湖受損生態      [2018年06月06日]
  ·來微山,吃龍蝦!首屆微山湖小龍蝦美食節21日啟動        [2018年06月22日]
  ·全國水產養殖規范用藥科普下鄉活動在微山縣啟動        [2018年06月27日]

2001年中國.微山湖在線制作  E-mail:[email protected]
内蒙古快三200期走势图 大乐透怎么是前跨后跨 足球打水非正常投注 轩彩娱乐下载地址 时时彩(稳定版)计划 快速时时官网 365在线体育投注 葡萄pk10软件 竞彩几串几最稳 棋牌房卡代理 聚宝汇手机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