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快三200期走势图|内蒙古快三开奖历史记录
首頁湖區概況湖區產品湖區文化湖區旅游湖區一瞥荷花展廳咨詢建議
首頁>>湖區來風
          ·連環畫《鐵道游擊隊》作者韓和平辭世,晚年自述愛油畫 [2018年12月26日]
 
 

   本網12月26日訊:《鐵道游擊隊》是影響幾代人的連環畫作品,上世紀五六十年代幾乎人手一本,印數累計3600多萬冊。經典連環畫《鐵道游擊隊》創作者之一、知名連環畫家韓和平于2019年1月7日在上海龍華醫院逝世,享年87歲。

  韓和平先生生前接受采訪時表示,他的連環畫作品共有三十多種,除了《鐵道游擊隊》,還包括《紅巖》、《春蠶》、《二漁夫》等等。談到對自己作品的偏愛時,他說更喜歡《鐵道游擊隊》這種“打出一個中國人的氣派來”的,而不是《紅巖》那種“帶有浪漫主義色彩”的,“我對自己作品我評價最高的是《二漁夫》、《春蠶》。我比較欣賞的連環畫家是賀友直、王弘力。”

  韓和平先生生前好友,畫家周根寶今天在接受“澎湃新聞·藝術評論”(www.thepaper.cn)記者采訪時說:“兩個星期前我得知他身體不好住在龍華醫院,我就去醫院看他,這個時候他已經有點神智不清了,拉著我的手講什么話都聽不清楚。沒想到上次見面竟是最后一面。”

  另一位韓和平的友人表示,韓老性格很倔,為人率真,晚年看不慣藝術圈很多現象。

  創作連環畫史上的經典作品韓和平1932年生于哈爾濱,現為中國美術家協會會員,國家一級美術師、教授,著名連環畫家、國畫家、油畫家,他是中國非物質文化遺產——連環畫傳承人之一,在連環畫界享有極高聲譽,也是金山農民畫的創始人之一和第一批農民畫畫家的啟蒙老師。

  他1953年畢業于中央美術學院華東分院(即現在的中國美術學院)油畫專業。畢業后分配到上海人民美術出版社第三創作組,當時的組長是程十發、顧炳鑫等人。彼時劉知俠的《鐵道游擊隊》出版了,出版社定下來出十本連環畫,由韓和平和丁斌曾一起畫。

  1955年韓和平與丁斌曾開始創作《鐵道游擊隊》。為了創作好《鐵道游擊隊》這部連環畫,丁斌曾與韓和平先后五次到山東,去了濟南火車站、臨城、微山湖、棗莊等地深入體會鐵道游擊隊當年戰斗、生活的情形。通過實地體驗生活,他們掌握積累了豐富的第一手資料,為創作這套連環畫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韓和平曾在其自述中回憶《鐵道游擊隊》的創作過程:“我們在南京見過大隊長劉洪之后,又到山東灘坊、棗莊、微山湖體難生活,呆了一個月,找到很多原來參加過鐵道游擊隊的人員。他們很熱心,怎么飛車、怎么戰斗、怎么跳下去,演示給我們看。還有,我父母是鐵路上的,我對火車很熟悉,怎么開也知道。畫火車,正面側面拉桿風泵的情形,整個的構造原理和運行都了解。我小時還到過淮南煤礦,對煤礦也很熟悉。”

  “開始創作了,黨提倡民族形式,中國的民族形式就是單線白描,老百姓可以看得懂。于是白描的形式因定下來了,這樣搞了第一本。我們畫了十本后,覺得第一第二本質量不夠,又重畫。”

  《鐵道游擊隊》一經問世就轟動全國,是五六十年代幾乎人手一本的熱門讀物。1963年榮獲第一屆全國連環畫評獎繪畫一等獎。后來這套書再版了二十多次,印數累計3600多萬冊,是連環畫史上印量最大的作品,影響了整整幾代人。  
  韓和平的連環畫作品共有三十多種,除了《鐵道游擊隊》,還包括《紅巖》、《春蠶》、《二漁夫》等等。他在接受《東方早報》采訪時,談到對自己作品的偏愛時,他說更喜歡《鐵道游擊隊》這種“打出一個中國人的氣派來”的,而不是《紅巖》那種“帶有浪漫主義色彩”的,由此不難看出老先生的真性情。

  媒體人、畫家惲甫銘得知韓和平逝世消息后對“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說,“我是鐵路職工后代,小時候看韓和平的連環畫入迷,很有親切感。長大了些,參加戚機廠文化宮美術組,開始學韓和平的線描。現在我畫鋼筆淡彩寫生,線條受韓及賀的影響很大。韓和賀的去世,兩個連環畫大師的時代結束了,非常悲傷。”

  韓和平雖然將他的青春全部貢獻給連環畫,并在連環畫界享有極高聲譽,但他曾公開表達自己不喜歡連環畫。 “為什么我不喜歡連環畫呢?連環畫要成為巨作是不可能的。國外歸類為插圖畫家,檔次低一點。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以來,連環畫的成就比油畫高。但我更喜歡畫油畫。”

  韓和平在上海大學美術學院的同事、好友,畫家周根寶對“澎湃新聞”介紹,“他的專業是美術學院油畫系,畢業后統一分配進入出版社,那時候正好搞紅色創作,他就接了《鐵道游擊隊》這個任務。但是客觀上說他是不喜歡連環畫的,他在我們面前從來不談連環畫。他更喜歡油畫。”

  周根寶認為, 從客觀上來講,他確實不喜歡連環畫,但是得益于他油畫專業訓練,韓和平為連環畫事業做出了不可磨滅的歷史貢獻。“他是當年人美社為數不多的科班出身的,他把比較扎實的造型基本功帶到了連環畫創作里面去,他把高雅的畫種藝術帶到通俗的小人書里面去,使連環畫創作在藝術性上提高了一步。沒有韓老師這樣的人加入,上海的連環畫創作不會那么出色。”

  從1950年代到70年代,韓和平將他十余年的青春貢獻給連環畫,晚年卻極少再碰連環畫,一直畫他心愛的油畫。 1983年上海大學美術學院成立,韓和平1984年調到上大美院任美術創作研究所所長,從事油畫教學。1993年退休后去到美國,還畫了幾年油畫。1990年代末因身體原因回到國內。

  延伸閱讀:

  《鐵道游擊隊》繪制者韓和平:我為什么不喜歡連環畫

  我念書的時候是抗美援朝,在中央美術學院華東分院。有很多報道志原軍在前線的事跡,我就根據這些報道,畫了短篇連環畫,發在《解放日報》上。畢業我分到了上海人美第三創作組。組長是程十發、顧炳鑫等人。恰恰這時候劉知俠的《鐵道游擊隊》出版了,先讓我畫了其中“小波的故事”,然后出版社定下來搞十本。和丁斌曾一起畫。

   我們在南京見過大隊長劉洪之后,又到山東灘坊、棗莊、微山湖體難生活,呆了一個月,找到很多原來參加過鐵道游擊隊的人員。他們很熱心,怎么飛車、怎么戰斗、怎么跳下去,演示給我們看。還有,我父母是鐵路上的,我對火車很熟悉,怎么開也知道。畫火車,正面側面拉桿風泵的情形,整個的構造原理和運行都了解。我小時還到過淮南煤礦,對煤礦也很熟悉。

  山東過去出梁山好漢,又出圣人孔子,這兩個是山東的特點。到老鄉家,“來啦坐吧我燒茶給你喝,”走時還問:“可要零錢使?”體現圣人之道。微山湖民風淳樸,講義氣,爽快,水滸一百零八將的脾氣。正因為如此,才出鐵道游擊隊。我們在百姓家、村里村外畫了很多速寫,當時沒有照相機,靠畫筆收集很多資料。

  然后就開始塑造人物了。有原型的,按原型搞,其他進行設計。像魯漢就是魯智深、李逵這樣的人物,劉洪是比較全面英武的人。開始創作了,黨提倡民族形式,中國的民族形式就是單線白描,老百姓可以看得懂。于是白描的形式因定下來了,這樣搞了第一本。我們畫了十本后,覺得第一第二本質量不夠,又重畫。

  《鐵道游擊隊》畫了七八年,從23歲到上海,畫完我30歲了,全國連環畫評獎,我們得了一等獎。

   小說《紅巖》出版后,出版社讓我同顧炳鑫、金奎、羅盤一起畫,我不喜歡合作,自己的東西往往受到約束,但也只好服從。這樣就到四川深入生活。后來《紅巖》的原班人馬還去畫《紅燈記》,那是1965年。

  “文革”了,我就開始了我的悲劇生活。嘴巴賤哪。進了五七干校,在奉賢。

  那是1967年。我在干校呆了三年。后來要創作《列寧在十月》、《列寧在一九一八》,他們拿不下來,就把我調去,說是利用我的一技之長。這總比勞動好,我參加畫了,但沒署我的名字。再捂為,讓我和汪觀清畫一月革命、解放日報事件。工人文化宮辦學習班,讓我教畫畫。出版社的造反派還要時不時把我這個牛鬼蛇神揪回去,有的時候又利用我的一技之長,幫助人家畫畫,署名還是沒有我,“XXX等”,我就是那個“等”。人家就叫我“韓等”。

  《春蠶》是我最后一部作品,后來我就調到上海大學美術學院去了。1983年去的,呆了十年。1993年我去美國。

  我本身,我實事求是地說,我不喜歡連環畫。但我的特點,凡是繪畫的東西,總是認認真真想突破一下。魯迅的《故鄉》是用油畫畫的,莫泊桑的《二漁夫》是用水墨畫的。

  為什么我不喜歡連環畫呢?連環畫要成為巨作是不可能的。國外歸類為插圖畫家,檔次低一點。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以來,連環畫的成就比油畫高。但我更喜歡畫油畫。從我個人的成績來講呢,一生的成就只有連環畫了。我的青春全都貢獻給連環畫了。我的連環畫沒有油畫味道。我現在畫在油畫,絕大部分是水鄉的民風,想創作出孔乙已祥林嫂這樣的作品。這東西也不能不講和我的連環畫有關系。

  對自己作品我評價最高的是《二漁夫》、《春蠶》。我比較欣賞的連環畫家是賀友直、王弘力。曲高和寡的我不喜歡。澎湃新聞網

分享到:

 相關鏈接:
  ·孫晉良:“我是抗戰的英雄,內戰的狗熊”           [2013年7月5日]
  ·微山抗戰老兵孫晉良:“南京,我一輩子都忘不了”        [2014年12月14日]
  ·微山老人孫晉良憶南京大屠殺:滿江尸體染紅長江         [2018年12月13日]
  ·[山東新聞聯播]南四湖:三次改造 “醬油湖”變成“生態湖”   [2018年12月17日]
  ·微山人馬秀偉:“做分內事,沒想到這么多人關注”       [2018年12月26日]

2001年中國.微山湖在線制作  E-mail:[email protected]
内蒙古快三200期走势图 广东11选5任选8稳赚技巧 球探体育比分网站 稳包六肖精准 万人炸金花那里能下载 极速赛车有计划群吗 重庆时时彩龙虎正规吗 金尊国际jz 赛车pk10技巧规律 十一选五河北时时 pk10计划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