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快三200期走势图|内蒙古快三开奖历史记录
首頁湖區概況湖區產品湖區文化湖區旅游湖區一瞥荷花展廳咨詢建議
首頁>>湖區來風

                       ·濟寧之北的“北五湖”與“北七湖”  [2019年3月17日]

 

  本網03月17日訊:《 濟寧新聞網》今日報道,在目前的書籍、文章中,山東歷史上有“北五湖”的概念,多數是指安山湖、南旺湖、馬踏湖、蜀山湖和馬場湖。相對于微山湖、昭陽湖、獨山湖和南陽湖統稱“南四湖”而言,這五個湖位于濟寧以北,而稱“北五湖”。然而,歷史上濟寧之北先后存在過七個湖,“北五湖”實為“北七湖”。

  “北五湖”, 是在歷史上不同時期、由不同的原因形成的, 其形成時間總體上早于現在的南四湖,而非指古代該地區的諸小湖。北五湖中,成湖時間最晩的也在明初。

  安山湖中梁山泊的影子
  北五湖中的安山湖,是古代梁山泊的余潴。宋代以后,梁山泊由于屢受黃河沖積,地勢逐漸抬高,大部分泊地涸為平陸,其水面向中心收縮,至金元時期,就只剩下安民山周圍的一片水域,由此被稱為安山湖,史稱“縈回百里無一定湖界”。又因山南有座“安民亭”,湖亦稱作“亭子泊”。其水源主要是納濟水和汶水,二水匯聚于此,繼而向北循大清河入海。元代自任城開挖濟州河(1283年),其北端就在此處,向北即入大清河。后來元人開挖會通河(1289年),又從這里為起點,沿湖南岸和西岸向西北行,至臨清,其二百五十里漕渠主要是從安山湖輸水。但由于開挖會通河“引汶絕濟”,此后安山湖就只以汶水為源了,其水量逐漸減少。元末明初黃河又數次決口沖漫梁山泊地區,最后安山湖和會通河俱被淤平(洪武二十四年,公元1391年),二者俱由此廢止 。

  明代永樂年間(1411年)重開會通河,運道改由向東三十里外的袁口、大安山、戴家廟新線,主要以汶水濟運,由戴村壩至南旺分水,輸臨清。為了補充這段運水的不足,明政府重建安山湖作為濟運水柜。它東自大安山,西至戴家廟,西南至壽張集,東南至趙家莊等。周圍八十三里零一百二十二步。自明至清先后于湖北沿堤修建了通湖閘、安濟閘、八里灣閘、似蛇溝閘四閘與運河相通。其水源主要是以新開的柳長河,引西南濮曹一帶濟水舊瀆下泄入湖。據清代學者蔣作錦《東原考古錄》所載:“柳長河,濟水遺瀆……,所謂北清河也。明置安山湖,別無泉源,河由荊隆口出水,分入濟瀆,名濟水,逕鄆城東南,由北清河匯入安山湖,以濟運”。又載:“安山湖在安民山北,舊稱小洞庭,周圍八十三里有余”。

  在明初,安山湖水量充足,它對于補濟山東北部運河用水起了很大作用。但自弘治八年(1495年)以后,由于劉大夏筑黃陵崗以塞黃河荊隆口決河,同時也堵塞了濟瀆的北流,安山湖水源減少,經常發生干涸。湖周大量涸地被當地官員和鄉民盜墾搶種。清順治七年(1650年)河決荊隆口,泛漫張秋以南運河,安山湖盡被淤平。康熙十八年聽民在湖地上開墾佃種。

  此后,安山湖又經過多次復修,但終因缺少水源起不到水柜作用,而于雍正十三年(1735年)廢棄,之后湖地重新給民認墾耕種。“湖水無源,不堪復作水柜,遂給民耕種”,并于乾隆六年(1741年)升科納糧。自此,安山湖全部還歸了農田和村莊。

  由此可見,明代的安山湖與元代的安山湖,是在不同的時代形成的,二者不僅所處的位置、發生過程不同,而且水源不同。元代的安山湖是自然形成,明代的安山湖全系人工所建,二者名同而實不為一,完全是先后兩個不同的湖。

  在運河歷史上,先后有兩個“安山閘” 和“安山鎮”,目前分屬于梁山縣和東平縣,不應把兩個“安山”混同為一個安山閘或安山鎮。同樣,不可把兩個安山湖混為一談。

  南旺湖的兩次一分為二
  北五湖中的南旺、馬踏、蜀山三湖,原本是一個湖,其存在的時間十分古遠。該湖主要系由汶上縣東北部和寧陽縣的諸多泉水匯聚而成。由于南旺地處汶上縣西南部,其地勢從東北、西南方向上說最洼,汶上縣東北部和寧陽縣的諸多泉水下流于此,由北泉河、南泉河、黑馬溝等匯聚成湖。其漲水則向東南下注,經濟寧西的耐勞坡至魚臺縣塌場口入泗河。后來,南旺湖與巨野澤連在一起,成為巨野澤和梁山泊的東潴。據《禹貢錐指》載:“(南旺)湖即巨野澤之東端,縈回百余里。宋時與梁山濼合而為一,亦名張澤濼”。 宋代之后梁山濼逐漸淤涸消失,但南旺湖因有獨自的水源,仍然存在。如《明經世文編》:“南旺、馬場、樊村、安山諸湖,本山東諸泉之所鐘聚于此”。

  至元二十年(公元1283年),元人開挖由任城至安民山的濟州河以通漕運。運河穿南旺湖而過,將南旺湖一分為二:運西部分稱南旺西湖,周九十里;運東部分稱南旺東湖,周近一百里。明永樂九年(公元1411年) 重新疏浚會通河,尚書宋禮、白英筑戴村壩引汶水經小汶河至南旺分水濟運,小汶河穿南旺東湖入運,又將南旺東湖一分為二:小汶河以北稱馬踏湖,傳說以當時筑湖堤時騎馬定界而得名。明萬歷戊申《汶上縣志·方域志》載:“馬踏湖在汶河堤北,周圍三十四里,夏秋水漲匯入北湖出開河閘迤北弘仁橋入運”,小汶河以南稱蜀山湖,周圍六十五里,以一山獨自湖心而得名。蜀者,獨也。運河西岸的南旺西湖,則獨享南旺湖之名。明清時期三湖長期作為濟運水柜,對支持南北航運起了重要作用。

  清代由于黃河決洪數次泛及南旺,其湖底逐漸淤高,湖面逐漸縮小。尤其是自清末(1901年)京杭運河廢止后,對上流戴村壩汶河遏流工程和南旺三湖疏于修治和清淤,加之汶上縣泉源逐漸減少,至民國末期,馬踏湖和南旺湖先后復耕還田,唯蜀山湖還有聚水,運河自濟寧向北至東平湖清河門段尚還通船。直到上世紀五十年代末,由于開挖梁濟運河、修筑張壩口湖堤等,濟寧之北老運河被數處截斷。當地政府為防水患而堵筑了小汶河,蜀山湖無有水源,于七十年代全部復耕還田。

  濟寧西湖是怎么消失的
  馬場湖位于濟寧任城西的古耐勞坡(安居)地帶。明代永樂年間,開挖汶上小汶河引汶水注南旺,使蜀山湖水量大增,漲水南泄。當時政府于蜀山湖堤和運堤連接處筑設了滾水壩,名馮家壩,為蜀山湖溢洪,湖漲之水通過此壩流入濟寧西,造成運河以東的洼地積水如洋。為了遏蓄蜀山泄水,不使其漫溢,明成化年間實施了筑堤束水,因而使聚水成湖。因湖區原有草場養馬,故名馬場湖,又稱“馬常泊”、濟寧“西湖”等,并于湖堤修閘與運河相連,作為運河的水柜。

  明正德年間,濟寧州署為引水護城,先后于城東遏洸河、 河水繞城北向西流入馬場湖,更使湖水量大增。自此馬場湖只受洸、 二河水,不再受蜀山湖水,馮家壩被堵筑。后于明清兩代,又多次對馬場湖上下閘壩和周圍湖堤,進行增筑和擴建。據清康熙年間《濟寧州志》載:“馬場湖,在州西十里漕渠北岸,北接蜀山湖。萬歷十七年,尚書潘季馴于湖北岸為減水閘三座,東為堤一道,長一千六百余丈。湖之西口為馮家壩,長十余丈,以備蓄泄。湖凡周迴四十里”。清代后來又將馬場湖周進一步擴大。據道光年間《濟寧直隸州志》記:“周六十里,其西、南兩岸抱運河”。向東達到任城西的夏家橋、草橋一帶。但至清末湖地逐漸被淤淺,洸、 河仍復城東向南流。自光緒二十七年(1901年)南北大運河廢止后,政府不再對馬場湖實施修治,湖無水源,最后完全干涸。如在光緒三十四年(1908年)正月,山東巡撫吳廷斌上奏中就提到:“現在古制久失,馬場湖已成田壟, 河亦早淤塞”,四百多年的湖地被放墾還田。

  北五湖:不能不說的東平湖
  “北五湖”的歷史,無論是從地緣關系上,還是從水源關系上,都不可不談及現在的東平湖。

  人們所說的東平湖,實際是指現在常年蓄水的老湖區,而非指自上世紀六十年代被劃定為黃河特大洪水滯洪區,而實際上卻一直是廣大農田和村莊的“二級湖區”。現在的東平湖,無論是所在位置、水源、成湖時間和過程等各方面,都是和以前的安山湖不同的。

  現在的東平湖,是清末黃河改道山東后逐漸形成的。在黃河來山東之前,東平湖地區是一片低洼的平地,大清河(即大汶河)經此向北入海。由于1855年黃河蘭陽大決口,穿山東運河至東阿縣魚山奪大清河入海,造成原大清河河道拓寬、淤高,致使大清河原在龐家口、清河門一帶下泄的渠道受阻,由此向南河水發生積聚。尤其是黃河泛濫時還向該區域倒漾,形成常年大面積積水,因此成湖。正如1915年《山東南運河疏浚事宜籌辦處第一屆報告》中所說:“黃河初入山東循大清河而去”“橫截汶水歸海之路”“汶即不能北注,旋流泛濫,遂使東平良田數千萬畝,盡付波臣”。致使這一帶洼地形成一片新的積水區,積水面積逐漸擴大。最初人們稱這片區域為“積水洼”,至1933年12月21日,《黃淮運河整理計劃初步報告》中,就出現了“東平湖”的名稱。后經一百多年的治理、演變,即形成現在的東平湖。

  東平湖主要以大汶河為水源,其形勢東西兩邊山丘逶迤,自北向南成扇形逐漸開闊,南岸則以明清運河故道為止,總面積208平方公里。東平湖地處明代安山湖之北,二者位置雖只有一堤之隔,分處于老運河堤的南北兩邊,但時間上卻相隔二百多年。

  從“北六湖”到“北七湖”
  東平湖與歷史上的安山湖位置接近,除明代安山湖以外,還與“北五湖”有共同的水源——汶水,并且都處于大運河的連線上,即是說完全與“北五湖”同源同系。因此有充分的理由把東平湖歸為“北五湖”之列,即稱之為“北六湖”。把東平湖劃在“北五湖”之外是沒有道理的。“北五湖”之稱,或援于明清時期濟寧之北濟運的“五個水柜”之說。當時元代安山湖已經消失,東平湖尚未出現,自是名副其實。然而今天諸湖的變遷都已成為歷史,不能無視史實變化而仍然因循舊稱。

  把東平湖列為“北五湖”,認為北五湖自北向南為東平湖、馬踏湖、南旺湖、蜀山湖、馬場湖,其中以東平湖最大,是增添了東平湖,卻抺去了安山湖,以東平湖代替了安山湖,同樣是不正確的。

  這樣,東平湖再加上早先消失的元代安山湖,即安山湖實為前后不同時期的兩個湖,山東歷史上實際更應稱為“北七湖”。按成湖時間順序排列,即為:南旺望、元安山湖、馬踏湖、蜀山湖、明安山湖、馬場湖、東平湖。七湖既各自獨立存在,又南北連綴,猶如七星羅布,完整地體現了山東運河從始至終的真實演變歷程,它們之間具有不可割減的關系。

  北七湖是在歷史上各自不同的條件下形成的,目前除東平湖尚存之外,其他六湖都成為歷史。其消失的基本原因,都是由于湖區淤填、地勢抬高和水源消失,再現了自然界滄海變桑田的歷史。而據有關文獻記載,明代南旺與濟寧之間,還曾有過大薛湖、晉陽湖、伍莊坡湖,安山與張秋之間還曾有過沙灣湖等。但這幾個湖因面積較小,存在時間不久,已無可計數。

  時光不可往復,但北七湖的曾經存在,卻應當留在山東人的記憶之中。【 濟寧日報 作者:姜傳崗】

分享到

 相關鏈接
  ·視頻/微山湖南陽鎮虎年初一"頭魚"拍賣                [2010年2月21日]
  ·濟寧北湖首屆放魚節今日啟動                    [2012年4月21日]
  ·濟寧第二屆濟寧太白湖荷花節開幕                  [2016年7月16日]
  ·第三屆濟寧太白湖荷花節開幕                    [2017年07月14日]
  ·魯蘇邊界微山湖地區穩定工作第29次聯席會議召開(視頻)       [2017年9月23日]
  ·《濟寧市水土保持規劃(2018-2030年)》通過             [2018年8月16日]
  ·抱團發展 濟寧微山湖商會發出招募令                 [2018年9月17日]
  ·2019濟寧市第四屆太白湖捕魚節開幕 頭魚現場拍賣28.88萬       [2019年1月2日]
  ·碧水清流繪盛景---走讀淮河生態經濟帶之濟寧篇            [2019年2月6日]
  ·淮河流域南四湖濟寧二級壩站簡介                  [2019年2月20日]

2001年中國.微山湖在線制作  E-mail:[email protected]
内蒙古快三200期走势图 彩票托被揭穿后的表现 买足球竞彩会赚钱吗 mg手机游戏娱乐 11选5任选7最聪明的玩法 天天棋牌送20元 乐猫彩票平台注册 北京pk赛车开奖app 黑龙江时时网站 时时彩后一稳赚技巧分析 十二生肖彩票怎么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