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快三200期走势图|内蒙古快三开奖历史记录
首頁湖區概況湖區產品湖區文化湖區旅游湖區一瞥荷花展廳咨詢建議
首頁>>湖區來風

                ·《鐵道游擊隊》問世50年 [2004-09-21]

  一部好作品將為歷史所銘記,人民不會忘記,讀者也不會忘記。
  1954年1月劉知俠的長篇小說《鐵道游擊隊》由上海文藝出版社出版,這部小說一經出版,立刻風靡全國,深受讀者喜愛,成為革命戰爭題材不可多得的好作品,并且被先后譯成英、俄、朝、日等近10種文字,進入了世界反法西斯戰爭的文學寶庫,在各國擁有眾多讀者。
  《鐵道游擊隊》問世至今的50年間,僅上海人民出版社就印行了60余次,累計262萬冊。在1995年抗日戰爭勝利50周年時,全國八個出版社,同時以各種版本出版《鐵道游擊隊》,使這部長篇小說總印行量超過300萬冊。明年抗日戰爭勝利60周年時,人民文學出版社將出版發行新版長篇小說《鐵道游擊隊》。
在《鐵道游擊隊》出版50周年之際,記者來到劉知俠度過生命旅途最后六年的海濱城市青島去探尋他的足跡。
            □ 劉知俠:文壇與戰場上都是戰士
  在青島,記者見到了劉知俠的妻子劉真驊,已經退休的她仍是一位叱咤文壇的作家和社會活動家。在她的眼中,生命永遠是精彩的。70多歲的劉真驊現任青島市老干部文體協會主席、中國通俗文藝研究會青島分會副會長、青島老年時裝隊隊長等職務。
  對丈夫的回憶和思念已是這位老人生活的一部分,劉真驊說:“今年,《鐵道游擊隊》問世50周年,知俠離開我們也已經14年了,無論小說也好,電影也好,《鐵道游擊隊》對全國人民來說,已經是耳熟能詳的優秀作品了。但是,知俠以及《鐵道游擊隊》的風風雨雨卻鮮為人知。”
  餐廳中,記者與真驊老人對坐,她對丈夫回憶的話語把記者的思緒拉得很長,在她印象中丈夫永遠是一個值得敬佩的人。
  劉知俠是河南省衛輝市人,出生在一個貧困的鐵路工人家庭,1938年3月,他徒步奔赴延安,并于同年加入中國共產黨,進入延安抗日軍政大學學習軍事。翌年,抗大一分校東遷到山東沂蒙山區根據地,知俠少年時代曾在家鄉上過幾年小學,天資聰穎,又勤奮好學,參加革命后,又不斷學習文化知識,在部隊算得上一個“秀才”,首長和同志們都鼓勵他拿起筆來。就這樣,在劉知俠戎馬倥傯的革命生涯里,一手拿槍,一手握筆,從抗日戰爭到解放戰爭期間,他在解放區的報紙和刊物上發表了大量作品。
  1941年夏天,在山東濱海根據地的坪上,召開了山東戰斗英模大會,知俠在會上采訪了鐵道游擊隊的英雄人物,那些傳奇式的英雄和那些驚心動魄的戰斗給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決心把這些可歌可泣的英雄業績寫成一本書。于是,1944年他穿過敵人的封鎖線,孤身來到日寇占領下的棗莊、臨城尋找鐵道游擊隊的痕跡,然后又輾轉到微山湖游擊隊駐地。第一次實地采訪,獲取了大量第一手資料,回到解放區后,他便著手準備這部小說的提綱。
  一年之后,日寇投降,劉知俠第二次到鐵道游擊隊活動區域采訪。這時,鐵道游擊隊已經由微山湖移駐到剛剛解放了的棗莊,知俠想利用這段時間和鐵道游擊隊的領導研究這部作品的提綱。但是,地處棗莊北部的中興煤礦公司還被漢奸王繼美所控制,他們拒不向我軍投降,還毆打我方談判代表,我軍決定全殲這股頑匪。于是知俠放下書稿提綱,隨同部隊,一邊作戰,一邊采訪,這次戰斗給了他一個意外的收獲。上個世紀八十年代,當劉知俠與其妻劉真驊在青島定居后,他根據那次戰斗實況,寫出了中篇紀實小說《攻克煤城之夜》。
                  □ 作家在榮辱中沉浮 作品在疊難中流傳
  劉真驊有吸煙的習慣,和記者聊天時也不忘燃上一支,持著沙啞的口音她對記者說:“現在《鐵道游擊隊》已經得到讀者的認可,但知俠寫成這本書頗費周折,一個初中學歷的學生想駕御這樣一部小說,難度可想而知。小說寫成后,遭遇的也是兩種截然不同的看法。”
  新中國成立后,劉知俠擔任了濟南市文聯(前身是濟南文協)第一主任。稍后,山東文聯成立,他任編創部部長,請了一年長假,在濟南大明湖畔趕寫《鐵道游擊隊》。
  然而作品完成交給上海新文藝出版社,卻引起了兩種不同的看法。有人說,這不是文藝作品,只是堆積了一些戰爭素材。但是,另一種觀點卻說,這是一部好作品,應該立即出版。就這樣,《鐵道游擊隊》1954年1月出版了,立刻在讀者中引起強烈的反響,新書上柜不久便告罄,當年即再版。
  劉真驊回憶,劉知俠對此曾深有感慨地說過,一部好作品要過兩關,第一關是責任編輯,碰到一位好編輯,有思想、懂作品,才能得以發表。否則一部好作品就會被扼殺在襁褓中,一位有才華的作家會就此消沉,永無天日,再也沒有信心去寫東西了。第二關是讀者關,讀者是作家的衣食父母,讀者有自己對作品的見解,出版社再吹,評論家再捧,讀者就是不買賬,那么你的書就要在柜臺里落滿灰塵。
  《鐵道游擊隊》使劉知俠一舉成名,奠定了他在當代中國文壇的地位。但劉真驊告訴記者:“同樣,也是這部小說,在‘文革’中成為知俠的一大罪狀,使他橫遭撻伐,倍受折磨。在長達10年的時間里,他被剝奪了寫作的權利,被批斗,被游街,身心受到空前摧殘。
  “四人幫”被粉碎后,劉知俠和劉真驊結束了流離顛沛的生活。1977年9月,上海文藝出版社把他們約到上海,商量《鐵道游擊隊》的再版事宜,但出版社提出,此書若再版,必須將原著第七十二章刪掉,因為這一章里詳盡地描寫了鐵道游擊隊掩護胡服(劉少奇的化名)過隴海鐵路的歷史事實。小說中的這個章節,是劉知俠在“文革”中重大“罪行”之一,也是《鐵道游擊隊》一書的“罪證”之一。迫于當時的形勢,也為了達到再版的目的,知俠忍痛違心答應了這個要求。因此,在《鐵道游擊隊》所有版本中,出現了一個被刪割的、殘缺的版本。
1979年9月,全國第四次文代會在撥亂反正的形勢下召開,劉知俠出席了會議,并且從會議上得知,劉少奇同志的冤案很可能得到平反。這個消息讓他喜出望外,他立即給上海文藝出版社寫信,請他們考慮今后《鐵道游擊隊》再版時,可把刪去的那一個章節再補上。
   劉知俠在信中這樣寫道:“如果重印,請事先告訴我,我準備寫一個后記,把我及這部作品受‘四人幫’迫害的情況談一談,當‘四人幫’迫害我最厲害的時候,我從被關押的三層樓上跳下逃走,東躲西藏了四個月,才幸免一死。而這次冒險出逃,掩護我的正是鐵道游擊隊的芳林嫂,情節十分驚險,故事性特別強,有人主張我寫出來,但我感到寫進《鐵道游擊隊》的重版后記中比較合適,這也是讀者比較關心的。
劉真驊說:“關于知俠的這次出逃,他不僅寫進了再版的后記中。而且,他去世后,我還將它排成電視劇《劉知俠與芳林嫂》,這也算是《鐵道游擊隊》故事的延續吧!”
  1980年2月,黨的十一屆五中全會做出了為劉知俠同志平反的決議,而他的《鐵道游擊隊》也獲得了新生,在這一年7月,以完整的版本再版發行,出現在各地新華書店的書架上。劉真驊感嘆:“怎么也想不到,一個作家,會在榮辱中沉浮,而一本書,也會在疊難中流傳!”
                 □ 戰爭洗禮鑄就作品恒久生命
  1985年,劉知俠和妻子劉真驊到青島定居,他寫了《鐵道游擊隊創作經過》一文,發表在1987年第一期《新文學史料》雜志上。
  1991年9月,青島政協召開老干部座談會,討論東歐風云突變的政治局勢,劉知俠在發言中慷慨陳辭,因情緒激動,猝然倒下,留下一串輝煌的腳印,大步流星地走了。
  劉真驊說:“知俠走了,《鐵道游擊隊》卻永遠地活在人民中間。”
  《鐵道游擊隊》雖然是一部小說,但其中的故事、人物,卻不是劉知俠編造杜撰出來的,他們是歷史事實。中國抗日戰爭,是世界反法西斯戰爭的組成部分,劉知俠親歷了這場戰爭,并在戰爭中經受了血與火的洗禮。劉知俠的老戰友劉亮同志,在追思他去世時寫的一篇文章《真正的戰士——知俠同志在戰爭年代》里這樣記述:
  “1941年冬,日寇組織五萬重兵圍剿沂蒙山,當時知俠同志一身二任,兼《山東文化》副主編和抗大文工團副團長。年關時分,狡猾的敵人利用根據地軍民籌辦春節而疏于防范之際,悄悄地直插濱海根據地腹地,向我后方機關發動突然襲擊。……危急關頭,知俠同志挺身而出,一邊鎮靜若定地指揮大家向東南方轉移,一邊組織帶武器的同志殿后掩護……。反掃蕩勝利后,知俠同志被評為‘模范共產黨員’。”
  因為親歷過那場戰爭,目睹過日寇在中國犯下的滔天罪孽,知俠對日本帝國主義有著切齒的痛恨,但對日本這個國家,卻有著難于言說的感情,劉真驊說。
  1982年初,受日本文化交流協會的邀請,劉知俠隨中國文聯代表到日本訪問。當時,出國訪問的機會很少,許多同志向他表示祝賀,但他卻對這次出訪缺乏熱情,甚至是很冷漠。
   回國后,許多媒體采訪知俠,約他寫點兒訪日感受之類的文字,他卻一個字也不寫,只是說:“我們此行受到日本作家和人民的熱情歡迎,他們安排我們去的地方,都是與我國有關的文化名城,如到東京嵐山參觀周總理的詩碑,到仙臺謁見魯迅的學堂,到石川觀看郭沫若避難的木屋和筆刻……,日本人民對我們的友好情誼是令人難忘的。”言辭之間,沒有任何個人情感。
  私下時,劉真驊勸丈夫還是寫點什么,他卻說,在日本的每一天,我總忘不了親身經歷的那場戰爭,日本侵略者給我們國家和民族造成的災難,仍然歷歷在目如昨日,想到那些犧牲的戰友,想到那些被奸淫屠殺的同胞,什么時候我都會恨從中來,怎落下每一筆?歌頌友誼,讓后人去寫吧。
  這就是劉知俠,他一生寬恕過許多人,可他就是不寬恕日本帝國主義。但是,一件意外的事情,使他的激憤轉化成激動。 
  還是在1982年,在中國文化交流協會的安排下,日本大東文化大學外國語學部教授井上隆一先生,雙手向劉知俠捧上了他的譯作,那是在1980年譯成的日文版《鐵道游擊隊》。事后,劉知俠與妻子請精通日文的翻譯看了一遍,譯者對原著還是很尊重的,井上隆一先生在序言中,對“日本軍”的種種罪行和“對中國無辜民眾的暴孽”都做了虔誠的反省,表達了日本人民希望同中國人民和平友好的愿望。
  劉知俠得知后很高興,他說,我們放棄了國家賠償,就是希望日本政府對那場戰爭有一個明確的認罪態度。60年了,盡管日本政府的態度依然曖昧,但是,那部《鐵道游擊隊》將永遠是那場戰爭和日本帝國主義罪行的見證。
《鐵道游擊隊》真正走上銀幕是在1956年。從此,《彈起我心愛的土琵琶》作為著名的、優秀電影插曲,久久回蕩在中國大地上,被幾代人傳唱。從1985年之后,根據長篇小說《鐵道游擊隊》改編的電視劇、廣播劇已有數部之多。為紀念抗日戰爭勝利60周年,現在,山東電影電視劇制作中心、山東省三冠電影電視實業中心正在緊鑼密鼓籌拍30集電視連續劇《鐵道游擊隊》。
  “借《鐵道游擊隊》出版50周年之際,代表知俠先生,向50年來關心喜愛這部作品的讀者觀眾表示我們最衷心的感謝,是你們賦予了這部作品的恒久生命。對此,知俠先生會含笑九泉。”記者座位對面又一縷青煙裊裊升起……。(原題目:風雨輝煌
五十年 劉知俠和《鐵道游擊隊》 新華網山東頻道/劉寶森)   

 
  相關鏈接:
    1、小說《鐵道游擊隊》
微山湖在線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①凡本網"微山湖在線"的所有文字、圖片和音視頻稿件,版權均屬微山湖在線網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網協議授權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復制發表。已經本網協議授權的媒體、網站,在下載使用時必須注明"稿件來源:微山湖在線網",違者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
②本網轉載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如其他媒體、網站或個人從本網下載使用,必須保留本網注明的"稿件來源",并自負版權等法律責任。如擅自篡改為"稿件來源:微山湖在線網",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如對稿件內容有疑議,請及時與我們聯系。
2001年中國.微山湖ZJM制作 Tel:13964914895  E-mail:[email protected] 聯系人:鄒先生
内蒙古快三200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