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快三200期走势图|内蒙古快三开奖历史记录
首頁湖區概況湖區產品湖區文化湖區旅游湖區一瞥荷花展廳咨詢建議
首頁>>湖區文筆精選

   ·三代是書生   [2019年1月24日]

 
 

  本網01月24日訊微山人寫的一篇紀實文章《三代是書生》,特推薦給大家,請欣賞

  爺爺是個酷愛讀書的人。

  上個世紀二十年代,有過兩次直奉戰爭。一場戰爭過后,敗軍丟下很多尸體逃命而去,附近的百姓蜂擁至戰場搶拾被丟棄的金銀細軟。人流中有位白衣少年,對金銀財寶視而不見,只要看到書,就緊緊抱在懷里,那天傍晚,他竟然撿到了《孫子兵法》《三國演義》《水滸傳》等名著。

  有了書,爺爺就找塊草地看到天昏地暗,老奶奶四處找他,尋見了,揪著耳朵往家走,爺爺就笑嘻嘻跟著,一邊抖落書中夾著的草葉。那些藏在書中的草兒,知道爺爺讀書的快樂。

  下雨了,草地沒法躺,爺爺就鉆進放置在揚子江邊的棺材里去讀書。棺材是那些還沒去世、家境富裕的人為自己百年后準備的。這些棺材就放置在江壁挖出的洞中。誰能想到,下面江水翻滾,江壁的棺材里,一個少年躺在里面,正忘我地沉醉在書的海洋。

  爺爺成年后依然酷愛讀書,和他在重慶與老舍先生的交往有很大關系。抗日戰爭時期,爺爺在國民政府兵工署總務處任職,負責抗戰軍需用品的發放。兵工署在重慶北碚,與老舍先生任職的編譯館是近鄰。當時,老舍先生還主持中華全國文藝界抗敵協會的工作,任常務理事、總務組長,并組織出版會刊《抗戰文藝》。

  酷愛讀書的爺爺最喜歡去找老舍聊天。有段時間,兩人幾乎天天見面,喝喝茶,擺擺龍門陣,聊聊文學,借書,還書,一起吃頓飯。老舍先生長爺爺十幾歲,兩人的名字,一個帶春字,一個帶秋字。一見面,先一句“老舍先生”,后一句“劍秋先生”,相視一笑,人生難得一知己,龍門陣擺起。

  年輕時的爺爺愛玩鬧,喜歡拿著東西讓老舍先生閉著眼睛猜,老舍先生摸來摸去,總能猜準。有一次,爺爺看老舍先生情緒不高,就想逗逗他。正是盛夏,人們都穿得少,爺爺學濟公偷偷從大腿上搓了點灰,弄成個小泥丸,讓老舍先生猜。結果還是猜中了。惹得眾人都哈哈大笑。那是戰爭年代少有的歡愉時刻。

  爺爺愛書,對父親影響很大。父親讀的第一本長篇小說,是當年老舍先生送給爺爺的一本《駱駝祥子》。1957年,微山湖發大水,微山境內方圓幾百里一片汪洋,父親家被政府遷移到濟南章丘的曹莊村住了一年,1958年又返回微山,被安排在火神廟暫住。火神廟是微山祭奠火神的地方,年久失修,已有些破敗。廟門口有個石墩子,就成了父親看書學習的專屬之地。

  1959年,父親讀小學三年級了,爺爺覺得他有閱讀能力了,就把珍藏多年的《駱駝祥子》拿出來給父親看。父親被老舍的語言藝術深深吸引,并萌發了立志當作家的夢想。

  “文革”中,父親所在的微山一中也難逃劫難,校園的花草在運動之初就被當做“四舊”鏟除。學校的圖書室也被砸了,圖書或被燒,或被當成廢品拉到收購站賣掉,剩下的無人看管。一天,父親的發小蔣正義來說,晚上趁天黑去找點書看,總比被燒了賣了強。兩人生平第一次去“偷書”。提著心吊著膽,最后,父親只拿了老舍先生的創作談《出口成章》和《小花朵集》。

  回家后,父親把那兩本書遞給爺爺。爺爺不說話,雙手接過書,含著淚進了屋,半天沒出來。

  到了我這一代,愛讀書這事兒,被我遺傳到了。

  除了買各種書,父親還自費訂閱了多年的《人民文學》《小說月報》《中篇小說選刊》《十月》《收獲》《民間文學》《散文》《作品與爭鳴》等文學期刊。那時我正好到了父親當年看《駱駝祥子》的年齡,家里數不清的藏書和這些文學期刊對我的人生觀影響很大。四年級剛開學寫作文,題目叫《我的理想》。我在作文里長篇大論地寫下了我長大后要當作家的夢想。語文老師特意把我叫到辦公室,摸著我的腦袋鼓勵我。

  當年,小說《紅高粱》先在《作品與爭鳴》上發表,后面還有幾篇對該文的評論。我讀得津津有味,對那個叫莫言的人產生了興趣。沒想到,1987年,小說《紅高粱》被拍成電影,放映時萬人空巷。學校包場,出了影院,我獨自往家趕,幾個男生在我身后大聲唱著:“妹妹你大膽地往前走啊,往前走!莫回呀頭……”我驚慌地回頭看了一眼,撒腿就跑,背后一片哄笑。

  我看書看到憨癡愣傻,妹妹免費送我外號“大憨子”。只要是帶字的,不管啥內容,都拿來看看。上廁所前必須找本書拿著,絕不能空手進去,有一次臨進去前只摸到半張報紙,愣是把那個紙片上的每一個字都仔細看完了,包括報縫的小廣告——還找出兩錯字。

  家里人要是找不到我了,母親就會淡定地說,保準在廁所看書呢,進去兩個多小時了!

  十歲,我看完了中國四大名著。看不懂啊,在我眼里,黛玉就是個愛耍小性子的小心眼兒,我給她起了個外號叫“愛生氣”。我給小伙伴講《紅樓夢》,就用“愛生氣”代替林黛玉。

  大學階段,學業沒那么重了,讀書更加變本加厲。晚上沒課,哪兒都不去,就在學校閱覽室待著。一套《平凡的世界》,舍不得一口氣看完,自己給自己限制頁數,一天看五十頁,夾上書簽。閱覽室關門了就回宿舍接著看。看到來了靈感,就點著蠟燭在蚊帳里寫文章,幾年中,我的蚊帳被燒了七八個洞。最高產時,《齊魯晚報》副刊版一周發我三篇散文。寒假回家坐公交車,好多人在看報紙。我低頭一看,那人看的正是晚報上我寫的一篇文章。我說,這篇是我寫的,那人目瞪口呆。

  畢業離校時,打包回家,四個大箱子,有三個是我買的書。

  早些年,坐公交車,人人抱著一本書或者報紙翻看,現在,人手一部手機,女孩多半在追劇,男生在打游戲。

  這個年代,已經少有人像上個世紀八九十年代的人那樣,捧著紙質的《星星》或《中篇小說選刊》臨窗夜讀。這個年代,也少有人再像我當年一樣,守著“三洋”收錄機,聽喬榛朗讀巴布羅·聶魯達的詩《你的微笑》。

  那年,北島在散文《波蘭來客》中寫道:那時,我們有夢,關于文學,關于愛情,關于穿越世界的旅行。如今我們深夜飲酒,杯子碰在一起,都是夢破碎的聲音。

  但我知道,從詩歌年代走過來,飽經滄桑卻又飽讀詩書的我們,文學氣息早已浸染骨髓,雖每天忙著茍且,依然還會被文字的溫暖觸動靈魂。我們青春不再,靈魂依然生動,崇尚自由,眼神依然清澈,仰望星空。
   【作者:白下,山東微山人;微信公眾號:白瞎了姐】

分享到

相關鏈接
  ·那段歲月最難忘                   [2005-10-19]
  ·令人肅然起敬的老一代歌唱家              [2008年4月14日]
  ·董學君詩歌選                     [2014年6月12日]
  ·楊建東:《珍藏47年每每見之心酸》           [2015年2月27日]
  ·煤油燈的思考                     [2015年5月25日]
  ·古留城:微山湖底沉睡的古城              [2016年12月25日]
  ·敵營抱得兩機槍 木槍永伴笑九泉---記革命烈士胡義振   [2016年10月16日]
  ·微山湖,秋天的味道                  [2018年9月18日] 
  ·一條運河伴左右---作者:馬加強            [2018年9月18日]
  ·馬加強:重游沛縣                   [2018年12月20日]

2001年中國.微山湖在線制作  E-mail:[email protected]
内蒙古快三200期走势图